堇涩

想要成为声优的咸鱼写手


头像是阿倔👉 沢城信司🍫给画的(≧ω≦)/吹爆吹爆!!

【月普罗】アカネイロ(じょん×你)

    #全文臆想

    #じょん的乙女文

    #没有问题可以开始



    嘭--

    书脊撞击发出的声音在书桌、书柜构成的小空间里激起不明显的回声。你深深叹了口气,拆掉三个小时前扎起的高马尾,完全不顾形象地把脸往翻开的教科书内页上趴。

    侧边的头发没有特殊的固定,随意遮在眼前。细软的发纠缠在一起,落成一束,变成视线障碍。稀疏交叉的发丝留了光线进去的空间,被你调的昏暗的暖色台灯灯光,这时似乎有了催眠的作用,伴着空调“呜呜”供暖的声音。

    你用大臂带动无力的手环住后脑勺,用立成六十度的手臂遮住台灯偷渡过头发的光线。手掌蹭着外层的发不自觉下滑,你稍稍弯曲手指,想靠这种暴力的方式停止右手的滑行。可惜这种方式在你不算柔顺的头发上也没起太大作用,头皮的刺痛感让你眯了眯眼,没出声儿。手指离开发尾时,带下了几根不算坚固的发丝。

    “就算复习很累,也没必要自残吧?”卷成喇叭状的几张A4纸在你头上敲了下,便停在头顶。

    “好疼…”与纸敲头顶同时响起的还有你不禁的抱怨。其实只是有点触感吧。

    后面的人收走纸卷,取而代之的是在打击出的轻抚。宽大的手掌落在发顶,手指顺着发丝的走向浅浅插入,在原本打击的地方揉了几回。

    “其实没有很疼吧?”じょん用不确定的语气问你。因为不确定,手上的“按摩”也没有停下。

    “诶~?下手的人也不清楚吗?”你轻佻的语气受到被挤压脸颊的阻碍,含含糊糊的词句,像是没睡醒的孩子向父母撒娇的甜言蜜语。

    じょん没听清你说的话,但靠直觉明白了你的意思,收了手,靠着书架站在你面对的那一边。

    你用手勉强撑起装满知识点的脑袋,也不管举动是不是有失形象。

    “学习辛苦了!”じょん望你微笑道。

    “呼——”深呼吸确实是放松的一个好方法。你把撑着脑袋的手顺势向后滑,把原本不受控制前移的长发都撩回后面,露出不算高的发际线。

     后移的头发不太安稳,像是寻找原来住所一样,手一离开就朝着两边分散,露出你原本三七分开的发缝。

    “不,努力是必须的!”你眯眼笑着,头微微向左偏,头发也因为重力作用整体化一地往左滑去。

    暖色的灯光打在你金色的发丝间像是加了一层高光,即使有些昏暗也不影响美感。或者说是即将遁入黑夜的傍晚,云层挣扎着留下来的光线照射在金发上的样子。

   “再加个大波斯菊就完美了啊——”じょん盯着你不加修理的发型,做出了这样的评价。

你忍不住笑出声:“居然还记得那件事吗!”

   “当然!”じょん的表情有些夸张,瞪大的眼睛里仿佛充满了真诚。仅仅几秒,认真的样子便也崩掉,跟着你笑起来。

    你撑着脸颊,伸手拿起桌角放置的相框。

    书桌角放着一张你和じょん的一张合照。红色的公园道路上,堆满了金色的银杏叶,树枝上留下的叶片也挺多,至少没有光秃秃的感觉。

    去那里的人不多,总之你和じょん还没在照片里的银杏道上遇到闲散的游客。

    也许这就是他们口中的秘密基地吧?

    照片里的你随意披散着金色的长发,耳廓还有一支盛开着的波斯菊。

   “等空闲了再回那里一趟吧。”じょん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贴近你的身旁,左手撑着椅背,半弓着身子,在你耳边用平淡的声音提出建议。

    忙完吗?

    你心里算了算时间。已经是初秋的时间,你的心理学考试结束正好是中秋前,出现照片里那样银杏道大概是中秋后几天,自己的安排没有问题,只是じょん近期忙得快成了机器人。好几个词曲编、作、改的期限都被压在这两天。追求完美的词曲家大人为了收尾工作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提醒就根本不记得出来。

月野事务所昨天又给了一项新任务——长月夜的新角色曲。

    你刚开始见じょん这样的工作强度,也劝他要稍微注意一些,可以推掉的就推。

    不过じょん就是为了音乐而生的啊…

    同时驾驭着完全不同的曲风,为性格相斥的不同的人写曲子,作词…每首歌曲都溢满了じょん独有的风格。他们却又都是单独的个体,不曾有过词曲交叉的意外。与歌手的声音相融合的歌曲便是大功告成的作品。じょん听到自己作的词曲被演唱时的样子,就像live观众席上的小粉丝。

    没错啊,じょん一直是音乐的粉丝嘛。

   “如果じょん的任务很紧的话,今年就先放一放吧,之后还有很多机会呢。”你把左边自然下滑的一簇发撩到耳后,转过头来。

   “有空哦…”距离判断错误的你,转过头的瞬间就被吓得一缩。じょん说话时的眨眼像是对自己承诺的肯定,只是距离近的连开口的热气都能感受得一清二楚啊!

    你的样子在じょん的眼前就是只惊慌失措的兔子,为了不让你再受到惊吓便很识相地拉开了距离。

    恢复正常间距,你的紧张模式自动解除:“我记得还有首长月夜先生的曲子需要制作吧?每次长月先生的歌曲,じょん你总是要因为取材纠结好久。”原本的询问不知不觉变成了调侃,不过说的也是事实。

    长月夜温柔的音色和优质的唱功总让じょん在他的歌曲上不自觉的下功夫,粉丝都吐槽じょん这是在把夜当亲儿子宠。

   “不,这次的歌曲已经想好了。”

   “想好了??!!!!!”你惊呼,“事务所昨天才给的任务!”

    你惊讶的样子大概是じょん的笑点所在,他大笑的样子让你怀疑是不是被眼前看着老实的大男孩耍了。

   “如果是几分钟前,我还是毫无思绪,不过现在,有一条清楚的线指引着我的思路向下推进……要来试着听一下吗…我未完成的新曲?”じょん说最后一句话时有些害羞。那天银杏道上的男孩,有站在了你的面前。

   “好的,麻烦了。”你偏头笑。

   “顺便问一句,这次歌曲的名字…”你一边起身,一边问。

    じょん不带任何思考的,脱口而出——



“《アカネイロ》。”



END


谢谢看完文的米娜桑!

看文的都是小天使~

哈哈哈哈哈,没想到我会写じょん吧!(被打)其实我想写じょん桑好久了!今天来了灵感就有了这篇文章的产生!月普罗关于じょん的人设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反正我没看过(ni)对滝沢章本人了解也不是很多,这篇文章就完全是听着じょん版本アカネイロ的垃圾臆想产物,图个新鲜就好(扶额)

顺便求じょん赐我欧气!今天的考试过过过!还有正在与考试作斗争的大家,考的都会蒙的全对!

晚安啦!

惯例小红心小蓝手求一求~


存ing


所以,你为什么要和别人比呢?好像你和她比了就能超过她一样。或者,你就能变成她一样


一个四个人的宿舍没有三个人在时热闹,三个人在时没有两个人在时活跃,两个人在还没一个人自由。没准会有其他的小可爱出来陪同聊天也不一定。


恨不得贴上“冲刺高考,请勿打扰”


说宿舍是公共休息室就真当公共的了?


摆出事实却被说是杠精,那我是等着让您误导人呢,还是听你说瞎话呢?


继续存


在自己被打扰时去打扰别人,就没有想过别人也是被打扰到的一方吗???


或者有些人压根没思考过这个问题(摊手)


考试后疯狂对答案的人有没有体会过某些人并不想知道答案的心情


答案这个小东西不是所有人都在意所以不要把他放在显而易见的位置——容易被打


不要趴桌子上不盖东西就睡,切记!


是数学!……快…救命…………………(安静)


学习靠的是平时的积累,临时抱佛脚,没准儿还抱错了佛


存下稿


明天即将启程,去那个只在长辈口中听过一两次的国服


战争纷乱,为了国家,也为了安全,身为公主,没有选择的权力


骑士的任务是护送公主——在遥远的路途上照顾好公主,将公主平安送入他国国境,在公主的婚礼上为她献上最真挚的祝福,最后独自回到即将成为废墟的国家,展现最让他骄傲的骑士的誓言


国家抛弃了你,不要回来了


和平的世界才能与你相衬


看见这颗星星了吗?我们的国家没办法再看到了…


公主,您多虑了

公主,没有

公主,时间快到了

公主,祝您幸福


本想你哪天兴致来了回国看看,可是这个愿望,抱歉啦…公主……要让那时候的你失望啦!哭了也没关系,因为公主你怎么样都很好看啊!


是啊,总是那样美丽呢


存一下


一个拥抱可以解决很多事情


一个不喜欢你的人可能因为你的赞美对你改变印象


过于强硬的姿态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会让他人立刻接受


有时候傻装多了会显得很虚伪或者…做作


果然还是温柔的人最好了


没听清对方说什么的时候可以通过面部表情来组织一下自己的回答


叫别人很多次却没有回复会有很大的落差感,不道歉的话就会烦躁很久


戴眼镜的人瞪大眼睛的时候表情有些不自然,总觉得他对自己会有威胁


以及,开着音乐背书可以帮你隔绝外界,效果不错,当然前提是音乐声够大,以及你不会被音乐打扰


歌词会告诉你一切


【月歌】忘记(水无月泪 乙女)

#女主独白

#即兴产物






我想安慰他

手指在键盘上飞快打击后出现的文字,却被我一次又一次地删掉。

是很容易就可以说出口的“没关系”“你很努力了”“结果不重要”……

是很简单的安慰“加油”“你很棒了”“下次再努力吧”……

是很敷衍的鸡汤“没事”“不要在意这些失败”“下一次一定会更好的”……

………………

我不敢发出去。

这次比赛的憧憬者不是我,参加者不是我,失利者更不是我,我到底有什么理由和立场去安慰屏幕对面可能正在憋住眼泪的泪?

不管怎么样去想,都会不自觉的变成自己的主观想法。

这场比赛没关系吗?

这是泪准备了很久的,憧憬的舞台。

他不够努力吗?

泪每天练习忘时到深夜甚至通宵。

结果真的不重要吗?

有谁参加比赛只是来玩玩的呢?

………………

我想了好多好多,以至于忘记了对话框上的光标还跳动着等我输入文字。

过于自我的性格总是让我在平时的相处里显得有些无理取闹。

泪原来一直是组合里的团宠,却因为我的出现,也学会了怎样把别人捧在手心里。

对于这样的泪,我给的评价总是“是个温柔的人”——谁又不是个温柔的人呢?

我忘记了他在组合里还是年少组,忘记了他也是身集宠爱的小少爷,忘记了……忘记了好多……

我不断地忘记,带来的则是泪的改变。

即使带着小魔王的性质,却也不断学着海和郁照顾别人的方法,注意着我身边的一切。

而我在意的是什么呢?

啊……我又忘了。

我忘记了好多好多,忘得都不知道原来是怎么让失意的泪重现笑颜。


不过


不过

那都是过去了吧!


现在想对泪说的,只留下了——



“谢谢,真的。”

以及


“我好想现在就能在你身边,好好地抱住你。”

END









其实是看到杂话墙里有一位同学问“长大后你快乐了吗”以后想要安慰一下他,但是措辞了好多次却没有发出去以后的突然产物……虽然有很多话想说,但怎么说都是在把话题往自己的经历上引,这种以自己为中心的安慰…emmm大概就会很容易引起反感的感觉吧。

自己觉得,比起不断的说一些负能量的“自我中心”的安慰,也许一句“谢谢”一个拥抱更加适合对方的心境吧……得到拥抱后就会觉得,啊,有依靠了,可以好好发泄一下的感觉吧,至少自己是这样的。

嗯,大家晚安!

2018年的最后一秒对着帝国泪说“我爱你”

结果话刚出口

某人的对话框就弹了出来

所以

我的告白算是给谁的?🌚(顺便…这黑脸好丑)



大家新年快乐!

【月歌】可乐(师走驱×你)

“我回来了——驱?”推门进来的你,一眼便看见了趴在桌上的金发男孩。

“欢迎…回来…哈~”听到你回来的声音,驱抬头迷迷糊糊问了好,就又侧着脸趴到桌子上。

你走近,用相同的方式趴到桌上,盯着驱半闭不睁的双眼。最近剪好的中分发型,因为侧脸趴着的原因向一边偏去,成了接近三七分的样子。

你正准备伸手给他理理,驱的一只手却已经伸了过来,落在你露在外侧的耳廓上。

“好冷…”

你看着驱不愿意睁开的眼睛,怀疑他想抚在你脸上的手因为没睡醒而放在了耳朵上。

开着的罐装汽水,打开的漫画,跳动的游戏界面,这是他为等你回来做的打发时间的准备吧…只是最后还是睡着了。

“冷的话……”

“以后出去要注意保暖哦!即使是耳朵,也不要冻到了……”驱的声音和你的提议同时响起,你不觉停了话语。

“耳朵可是用来听情话的器官啊…”





To be continue

啊啊啊对不起!!圣诞没赶上!原来准备用可乐的主题写16个人小段子的计划,完全完成不了啊!!!所以就先放一个小驱吧〒▽〒剩下的元旦前后就会放在一起发出来〒▽〒

啊啊啊,时间不够用真是苦恼啊(இωஇ )

最后,是晚到的圣诞快乐!°❆。ヾ(*´▽`*)ノ❄°。

我鱼哥(骄傲)

罗汉鱼巛:

上课这种摸鱼🐠
一只帅气的甄姬!